浙江省高考語文試卷特點與答題情況分析

2019-11-09 13:35:21

貼近生活接軌時代
  
  ---浙江省高考語文試卷特點與答題情況分析
  
  -溫州市教育教學研究院張新強
  
  1.高考語文試卷的特點
  
  2008年浙江語文卷的試卷形式與2007年基本保持一致,試卷內容、考點分布也與2007年大體相當,但難度明顯加大。
  
  2008年,浙江省步入高考自主命題的第5個年頭。浙江省高考語文試卷堅持“有利于高校選拔人才,有利于中學推進素質教育,有利于高考改革”的命題方向,試卷體現出如下幾個主要特點:
  
  以穩為主,變化較小
  
  2008年浙江語文卷的試卷形式與2007年基本保持一致,試卷內容、考點分布也與2007年大體相當,但難度明顯加大。
  
  試卷結構、題目數量、題型樣式與2007年基本相同。這一方面是對浙江省4年來自主命題的經驗與成果的繼承和延續,另一方面則是為了保持穩定:2008年是浙江省高考老方案實施的最后一年,過大的變化不利于保障中學正常的復習迎考秩序,也不利于保持考生應考心態的平衡,甚至不利于社會的和諧穩定。
  
  較小的變化體現在試卷結構中部分板塊的考點、考查方式的細微調整:將字形字音綜合題分拆為兩題,符合中學教學實際,還與今年的考試大綱中加大對錯別字的處罰力度有關;去掉了原有的實詞和虛詞使用選擇題;將名句名篇考查由選擇題“還原”為補寫題,分值也恢復為原來的4分;古詩鑒賞題由原來的三首詩歌比較鑒賞“回歸”
  
  到對一首詩的鑒賞,大大降低了難度;改變沿用了4年的話題作文形式,改為命題作文,彌補了話題作文過于寬泛的不足,引導語不僅顯得比較人性化,可以啟發考生深入思考,其中“當我們從平凡中回望時,每個人都會有不同的感觸和期待”,與去年的作文話題“行走在消逝中”保持著聯系。
  
  命題者在闡述“命題思路”時,聲明“難度也與2007年大體相當”,但事實上并非如此,根據有關方面提供的數據,2007年和2008年的難度系數分別為0.57和0.62。
  
  貼近生活,接軌時代
  
  語文是最重要的交際工具,“語文的外延與生活相等”。命題者稱,2008浙江語文卷力圖傳遞這樣一種理念:語文在生活中,生活即語文的源泉。
  
  事實也正如命題者所言,浙江省今年的高考語文試題與往年一樣,語言基礎知識和語言應用題的語料貼近社會、政治、經濟、文化等方方面面。其內容從基礎知識題的高等教育大眾化、俄羅斯政壇變動、NBA籃球賽,到物價指數上漲、“限塑令”、手機上網資費下調、住房裝修等話題,無不源于人們的日常生活,與時代緊密相連。
  
  字形考查中涉及到的關鍵詞,如裝潢、膨脹都是生活中習見的詞語,只要考生平時養成不寫錯別字的良好習慣,復習時就能事半功倍;成語考查涉及的也是常見成語,著眼點在于生活中常見成語的正確使用。這一做法無疑是在告訴考生:要從生活中學習語文!
  
  語用題的選材則更能體現時代的脈搏。今年的兩件大事在試卷中都得到了體現:關于奧運的題材,除了在語言基礎知識題中有奧運火炬登頂珠峰的材料外,語用題中又有關于希臘奧林匹亞廢墟的美學論述(22題);關于四川汶川大地震的題材出現在24題,采用關于樂劉會獲救的一則新聞材料,體現了對抗震救災中那些可歌可泣人和事的關注。
  
  能力立意,注重基礎
  
  根據“有利于引導中學素質教育”的命題指導思想,浙江語文卷一貫注重基礎考查,以能力立意為先。這一特點在2008年浙江卷繼續得到彰顯。
  
  常有人引用蘇軾《和董傳留別》中的詩句“腹有詩書氣自華”,來說明胸中有學問,表現于外的精神氣色也就豐盈而實美。但“默寫常見的名句名篇”屬于最低層級A(識記),所以高考往往只重名句名篇的記憶的效果如何,至于怎樣在生活中和作文中使用名句名篇,則鮮有顧及。今年浙江試卷中則選擇了一個新的角度──“詩詞名句引用是否恰當”,以此考查學生在生活中靈活運用名句名篇的能力,是引導學生從死記硬背轉向學以致用的一種有益的嘗試。
  
  斷句是文言文閱讀的基本功,“授之書而習其句讀”是“解惑”的前提。浙江卷連續兩年進行文言斷句能力考查,今年的語料選自《史記·刺客列傳》。這樣做有利于學生從基礎開始學習古文,進而提升學生古文閱讀水平。
  
  典故的考查,歷來是高考頗有爭議的問題。連千古傳頌的《永遇樂·京口北固亭懷古》,也因為其中有6處用典而使辛棄疾有“吊書袋”之嫌,今年高考古詩詞鑒賞16題第1小題卻大膽創新,考查“大夫澤畔行吟處,司馬江頭送別時”兩句的用典,好就好在二者皆出自課文,一為《史記·屈原列傳》,一為《琵琶行》,涉及的典故并不偏僻,反而成為了注重試題與高中語文教材內在聯系,提高學生知識遷移能力的范例。
  
  文學作品閱讀一如既往地全部采用主觀題,重在考查學生閱讀、理解和表達等綜合能力。21題賞析文中人物形象及其作用,以《祝福》中的“我”引發學生思考,便于教材知識遷移,由已知到未知,依然沒有離開基礎。
  
  語用題在具體情境中考查學生實際運用語言的能力。23題要求學生在特定情境中擴展語句,語料選自寓言《玫瑰樹根》,要求根據情境補寫樹根與流水的對話。24題要求從新聞材料中提煉觀點,并將材料改寫成能證明觀點的一個論據,多管齊下,同時考查了提取信息、壓縮語段和轉換語體的能力,比起過去那種單純考查提取信息、歸納觀點的考題,綜合性大大提高。
  
  人文情懷,文化品位
  
  高考科技文閱讀常常給人一副冷面孔。今年科技文閱讀所選語料圍繞前沿話題“文化多樣性與生態維護”進行,屬于社會科學范疇,沒有過多的冷僻的專業術語,大大降低了閱讀的難度。選材引導學生關注焦點和熱點,從全球生態的角度,引發對人類與自然關系的思考。
  
  文言文閱讀材料選自《唐才子傳》,元代辛文房撰,是唐五代詩人簡要評傳匯集,被魯迅列入學習中國文學的12種書目之一。自2004年浙江省自主命題以來,除第一年為保持穩定而延續了全國卷多年來考查人物傳記為主的模式(但突破了《二十四史》的范圍)之外,2005年的《書褒城驛壁》、2006年的《蚊對》和2007年的《王定國詩集敘》,按照命題者的說法,都使“文言文選材擴大了視野”,“突破近年來全國各地高考卷以‘二十四史’等傳記類材料為主的格局”,“題材廣泛、不拘一格”。不過今年事實上又“回歸”到2004年的樣子,也是考查人物傳記,也突破了《二十四史》的范圍。
  
  文學作品閱讀選擇了俄國著名作家高爾基的散文《烏米》,有助于學生理解并尊重多元文化,形成良好的文化心態。該文傳遞出對人性之美的思考,內容積極向上,啟發青年學生堅韌、樂觀地面對生活。
  
  作文題“觸摸都市/感受鄉村”,與去年相比,降低了審題難度。還充分考慮到考試的公平性,使身處都市和身處鄉村的考生都有話可寫,可以分別找到自己熟悉的生活,講述故事,抒發真情實感,闡明思想觀點,而優秀考生則能寫出有深度的好作文,從而有效檢測出考生的作文水平。
  
  尤其可貴的是,作文命題將視角從“上”改為向“下”,從比較“空”的觀念層面轉向比較“實”的生活層面,從根源上有效防止了“新八股”的產生,還能夠引導學生關注容易被忽視的“底層”生存空間;引導學生從自己身邊的人和事出發,去觀察、體驗、思考都市或鄉村的發展變化。作文要求的“為題”二字下還特意加了著重號,以提醒考生今年是命題作文,防止粗心或者有思維定式的考生朝話題作文的方向走,顯示了對考生的人文關懷。
  
  白玉微瑕,留待商榷
  
  我們在肯定今年語文試卷特點的同時,也看到了存在的問題和有待商榷之處:
  
  一是整卷難度偏大。今年的高考語文試題,除作文難度系數為0.72和語用題難度系數為0.73之外,選擇題(包括語文基礎知識、科技文閱讀、文言文閱讀)和古詩文閱讀分別為0.43和0.4,文學作品閱讀為0.48,全卷7個板塊中以“表達應用”這一能力層級中的兩個板塊難度適中且難度相近,而其余4個能力層級的5個板塊均不到及格水平且難度相近。這樣的試卷的區分度顯然是不夠的。
  
  二是對外國作品的偏好。我們并不反對高考以外國作品為材料,也不反對尊重多元文化。但是,畢竟語文是我國的母語,中學語文主要學習中國作品,外國作品的比例不大。即使目前現行高初中教材選入的外國文學作品較多,達到62篇,也只占總篇目不足20%。而浙江省自主命題以來的5年中,竟有兩年的文學作品閱讀采用的是外國作品。我們姑且不論這樣做有違中學語文教學的實際,容易造成錯誤的導向,僅論外國作品從原作翻譯成中文,是否失去了一些原有的味道,就是一個值得重視的問題。
  
  三是考點過于集中。文學作品閱讀題中,提問“表達作用”或者“寫作目的”的題目占了很大的比例,如第19題“指出第5自然段中景物描寫所采用的手法,并簡析該段景物描寫的作用(5分)”,20題第2小題“文中反復寫她的歌聲有何目的(3分)”,21題“魯迅《祝福》中的‘我’既是不可或缺的人物形象,又是主人公祥林嫂命運的見證,其重要性與本篇中的‘我’相似。請賞析《烏米》中‘我’的形象與作用(6分)”,總計18分的題目,與此相關的題目竟高達14分,占77.78%,應該說是欠考慮的。
  
  2.高考語文答題情況分析
  
  與往年相比,2008年浙江省高考語文試題難度大大增加。這一方面反映出試題本身的難度,另一方面也反映出學生答題情況的不理想。
  
  “名句名篇”、“文學作品閱讀”兩個板塊的得分情況均不如人意。4分的名句默寫,浙江省平均分僅為1.6分。“文學作品閱讀”題考的是外國小說閱讀,總分18分,浙江省平均分僅為8.71分。
  
  客觀地說,整個文學作品閱讀題這一大題的4道小題考點集中,難度也不大,客觀上有利于學生得分,之所以考得并不理想,與考生本身平時基礎不扎實關系很大。還有的一些考生是因為不會分點答題和不會使用文學術語而失分。
  
  也許是考慮到前面除語用題之外的試題難度過大的緣故,作文題的閱卷尺度也和語用題一樣被放寬,只要考生不偏離題目,不宿構和抄襲,字數也差不多,一般考生的分數都還說得過去。據統計,今年高考浙江省作文平均分達到42.43分,略高于往年。與往年一樣,今年的滿分作文鳳毛麟角,55分以上的作文也是少數,大量考生在47分至54分之間,網上閱卷分數“趨中”的問題依然沒有有效解決。
  
  考生作文以寫鄉村的居多(包括城里的考生)。然而,他們大多著眼于寫鄉村風光和鄉土人情以及童年生活,很少觸及鄉村的靈魂,而只是浮光掠影,以旁觀者的身份去看待鄉村,或者尋找過去在鄉村留下的記憶,缺少現實的真切感受,很少出現對鄉村生活有深入思考的佳作;而“春夏秋冬”的“流水賬”般的結構模式,“農家樂”式的“到此一游”的家庭聚餐,外加“牛背牧童”和“炊煙裊裊”之類的鄉土風光,便構成了比較普遍的所謂“鄉村題材”。
  
  而寫“觸摸都市”的考生,也同樣以做表面文章為主,停留在都市的繁華與嘈雜、都市的冷漠與愛心、都市的噪音和廢氣等都市表象,真正能夠觸及都市“靈魂”,對都市文明進行嚴肅思考的作文也屈指可數。寫“觸摸城市”還存在著片面和幼稚的問題,城市在有些考生眼里變成了“鋼筋水泥的灰色森林”、“藏污納垢的腐朽場所”,充滿失望和頹廢之感,而沒有用心觸摸城市的個性和魅力。所以,作文寫作除了需要學生有寬廣的閱讀面和訓練之外,更需要有對生活的獨到個性體驗,善于挖掘生活細節中蘊藏著的“金子”。
  
  公平地說,作文不理想,也不能全怪學生。高中學校大多在城里,家在山里的學生,因為在城里學習和生活,他們也不再是真正意義上的鄉村人;他們已經丟失了鄉村的根,接觸的是都市里的人和事,卻未能領會城市的深層意蘊。于是,在他們的筆下,都市是別人的都市,而鄉村也是別人的鄉村。這也就難怪乎大多數學生筆下的都市生活,是鄰里的冷漠、求學的艱辛、逛街的愜意,以及財富和夢想;而他們筆下的鄉村生活,則是摸魚蝦、撲螢火、捉知了,以及外公精彩的故事和外婆溫暖的懷抱。(文章參考了浙江省2008年高考語文命題組《浙江省2008年高考語文命題組評命題思路》和閱卷教師提供的一些數據。)
  
浙江双色球走势图2 极速快3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正规 甘肃快三 江苏快3 配资炒股利息找中承配资 三明期货配资 竞彩篮球大小分 海南飞鱼 新浪体育加载失败 炒股入门知识与技巧 足彩胜负彩 浙江飞鱼 配资炒股找中承配资 腾讯分分彩 山东群英会 股票行情002152